bokee.net

总裁/总经理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解读中国云市场

    2013年10月24--25日我去杭州参加了“阿里云开发者大会”,期间遇见了传说中的马云,这是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!一个人一旦他成功了,他的高度一下子就提升了,比如马云,虽然也经历艰难的阶段,但是淘宝做起来后,他成功了,别人看他也开始仰视了。如果有一天,我们也成功了,我们也会成为后来者仰视的对象吧。

   

   在王坚看来,既然云计算是公共服务,那它就像电、水等社会公共产品一样不需要销售人员,“国家电网、自来水厂需要销售么?”他反问,“我的概念里没有私有云。”

    他毫不避讳地批评IBM的云计算自相矛盾:一方面大谈云计算是一种服务,私下里又大肆兜售自己的软硬件产品,告诉客户要做私有云。“云计算不是去扩建IT,云计算是拥抱互联网。这时候使用计算资源的方法不是把计算机买回家,而是使用在线的计算服务,降低单位计算成本,这就是云计算。”

    2009年阿里云计算公司成立的时候,王坚想给公司取名“通用计算公司”,后来怕和通用电气产生纠纷才改叫阿里云计算公司。他给阿里云提出的企业愿景是“打造数据分享第一平台”,做“以数据为中心的云计算”。尽管4年前还没有大数据的概念,但阿里巴巴电子商务实践沉淀的海量数据,让王坚敏锐地意识到分析使用这些数据能够产生价值,而数据的提炼分析需要云计算。

    “数据是一个企业的战略资源。”王坚说,“数据不是阿里云的,而是客户的,只不过客户用云计算以后很方便用数据的方法思考,从而创造价值。所以云计算首先节省成本,其次创造价值。”

学究气十足王坚被熟悉的人称为“怪才”,他常常语出惊人,看起来像个预言家——他这样预言云计算:今天很多东西都会在十年、20年后消失,但云计算100年后还会存在。

 

一个半榜样

王坚说,世界上真正做云计算的公司只有一个半,一个是亚马逊,半个是Google,这两家公司各有所长,都是阿里云学习的对象。归结起来,亚马逊真正实践了云计算蕴含的服务本质,而Google则解决了规模化的问题,但没有把服务做彻底。

“云计算是一种服务模式的改变,这句话耳熟能详。”王坚说,“但人们往往忽略了做这件事情的技术难度,而且不是一点点技术难度。当我们规模要做大的时候,就没有办法依赖别人的技术来做这件事情。”

“国家电网”与“海尔”

与“飞天”的理念一样,阿里云做产品的出发点依旧着眼于计算平台,而不是应用平台。

阿里云目前主推的产品有弹性计算、负载均衡、对象存储、关系型数据库、云引擎、安全与监控等。“可以认为前三项服务本质上都属于弹性计算这一类。”唐洪介绍,对应的需求就是按需分配,即开即用的计算服务。

“本质上其实是把传统的基于web架构的服务搬到了云上。从这个层面而言我们的弹性计算服务、关系型数据库和亚马逊、微软等都类似,换句话说迁移也比较容易。”唐洪解释,弹性计算只是云计算的入口而非终极状态,“这扇门大家都长得差不多。”但更深入之后,比如客户要存放海量数据则需要OSS(开放存储服务)、OTS(开放结构化数据服务),进行大数据处理就要用到ODPS(开放数据处理服务),这些产品就各有不同,“最终产品形态、服务形态会决定竞争的差异化”。

王坚始终相信一个道理:云计算本身和电一样是没用的,只有造出了电冰箱、电视机,电才有价值。在他看来阿里云就好比“国家电网”,像中软国际、SAP这样的合作伙伴就扮演类似海尔的角色——他们把自己的产品迁移到“飞天”平台上形成一个个垂直解决方案,比如ERP云、医疗云、政务云、教育云等。

2012年,中软国际与阿里云合作开发阿里云系统下的PaaS平台,中软国际将其Resource One(R1)中间件作为PaaS层的一部分移植到阿里云环境中构建政务云;同时,SAP日前也将旗下面向中小企业的ERP软件Business One移植到了阿里云上。

“任何一个垂直行业对我们来讲都太小了。”王坚说,站在阿里云的角度看,只有拥抱互联网,SAP才能把ERP做好,中软国际才能把政务信息化做好。

“最后真正做好云计算的不是我们而是这些合作伙伴。当所有的企业拥抱了互联网,当所有的垂直行业拥抱了互联网,云计算的价值才会真正凸显。”王坚说。

“能不能永远不关门”?

曾经有客户问王坚能不能承诺阿里云永远不关门?王坚当时笑答“我保证你是我服务的最后一个客户”。虽是玩笑话,但客户的提问让王坚悟出“云计算是一门信用生意”的结论,更重要的是,阿里云团队从上到下开始体味到“服务”一词的真正内涵。

阿里云的客户开始时来自集团内部,2010年的上半年为阿里金融、全网搜索、邮箱等提供技术支撑,“飞天”系统正式启用;2011年7月28日阿里云官网上线,正式对外提供服务,售卖第一个产品弹性计算。

到今天,阿里云的客户已有数十万个之多,“飞天”系统支撑过亿用户访问。客户名单里既包括联想、施耐德、创维、中国网络电视、DeNA这样的国内外大企业,也有虾米、唱吧、周末画报、ifanr等移动互联网新锐公司,还有阿里集团内部的聚石塔(淘宝和天猫的开放平台)、冰火鸟(阿里集团的统一数据平台)、阿里金融等海量用户的应用。

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并非一帆风顺,王坚及其团队这几年面对了太多来自内部和外部的质疑、批评。在王坚看来,这些不同的声音“不是死锁的互动,不是你怪我不懂,他怪你技术不好”,阿里云与客户之间始终保持了良性的沟通。

唐洪说,“飞天”系统是一个规模很大的有机整体。规模很大导致的最大挑战在于这台“超级计算机”每天会发生故障——硬盘会坏,风扇会坏,内存会坏,“可能自己买一台笔记本电脑用过五年完好无损,但是几千台服务器的飞天集群里面,硬件故障无时无刻都会发生”。

今年上半年,唐洪团队一直在解决客户集中反映的I/O问题,最近故障率已经大大下降。“它是一个工程问题,我们唯一能做的是确保我们工程研发的速度足够快,用户受影响的时间片更短。”唐洪说,云计算某种意义上是实验科学,而非理论科学。

王坚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“客户教会了阿里云如何做服务”。据说运营团队非常害怕王坚抽查工单,他会不时从系统中拣出客户反馈的问题问你如何解决的,这让下属们压力巨大。不但如此,王坚还每天上微博看客户的意见,某次一位阿里云的客户因为3D电影《昆塔·盒子总动员》使用了阿里云渲染,因此发微博表示一定要去看电影支持阿里云。王坚说,是客户的厚爱让阿里云成长。

有人问王坚,现在阿里云的客户虽然数量庞大覆盖面也广,甚至有金融企业如吴江农村商业银行也在用阿里云,但是什么时候像中国工商银行这样金融巨鳄会使用阿里云?王坚说,这个问题应该由工商银行来回答,“如果工行认为自己是一家互联网公司,那就应该使用阿里云服务,至少它的绝大多数非核心业务可以云化”。

“这不是市场销售的问题,而是对产业判断的问题。”王坚依然强调阿里云不需要销售员。

在某知识问答社区,一个创业团队的技术负责人这样点评阿里云:“我们网站架构在阿里云上,不是因为它优秀,而是因为别无选择,其他的更差。”

 

盈利不是目标

从去年底开始,一些利空消息陆续出炉:2012年11月,微软与世纪互联达成战略合作,向世纪互联授权运营其基于云服务的Office 365和Windows Azure软件,允许中国客户在中国的数据中心存储数据;时隔1个月后亚马逊AWS中文页面悄然上线,有消息称亚马逊正在通过不同的管道寻求AWS和云基础设施在中国落地,红杉资本的身影也隐现其中;2013年9月9日,腾讯宣布其云服务平台正式向互联网应用开发者全面开放。腾讯云定位于服务互联网应用开发者的公有云平台,包括云服务器、云数据库、云安全等产品。

阿里云腹背受敌。一个接踵而来的疑问是,阿里云能否如王坚对外宣称的在2014年实现盈利?

王坚回应,可以如期实现盈利,但盈利不是目标。“我们每卖出一款产品都是赚钱的,不过目前最重要的目的不是赚钱,最重要的是把云计算产业做起来。”他分析说,“我们怎么做最容易把产业做起来?是我们继续大力投入,还是一边赚钱一边把产业做起来,这是我们要判断的。”

显然,阿里云目前真正关心的依然是客户群的规模及质量,盈利乃是其次。用王坚的话说,“如果有更多人从亚马逊搬到阿里云,那阿里云对这个行业影响更大”。

某种意义上,阿里云是一名探索者,每一步学费都是自己交。王坚给自己画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饼,以至于这四年时间他为吃到这张饼放弃了所有的休息,每天的会议从早晨9点一直排到深夜甚至凌晨。这一切背后的动力都源自他相信阿里云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。

 

 

分享到:

上一篇:云计算生态下 传统IDC的突围战

下一篇:云计算浪潮下中小企业如何选择服务器

评论 (2条) 发表评论

  • 小飞
    小飞 : 谢谢分享经验 更多尽在广东体育网,体育新闻,广东体育新闻网,体育新闻网

    2013-11-08 12:09

  • 移动电源
    移动电源 : 受教学习了

    2013-10-31 12:37

发表评论
验证码